当前位置:百科资讯 > 拓展训练问答 >
Ben Ho,体验式教育工作的坚定践行者
发布时间:2017-07-05 作者:guoyue 点击:

/李杨

我们常常会羡慕国外的孩子。当我们的孩子在周末和暑假里被课外辅导、疯狂补习折磨的时候,国外的孩子往往却在阳光正好的户外疯跑,在和小伙伴划船、野营、徒步、旅行。电视剧里的外国家庭,孩子的房间里似乎总是挂满五颜六色的营地勋章,每一枚都可以讲出一个难忘的夏天的故事。

对于拥有超过30年体验式学习教育工作经验的Ben Ho(何干彬)来说,他的“勋章”,则是一本本厚厚的影集,里面藏着他多年来参加外展训练的每一个瞬间,也藏着他从营员到专业教练再到体验式学习领跑者的心路历程。他说自己一辈子都在做体验式学习,他的愿望,是把快乐还给孩子,让孩子在体验式学习中获得健康的身心,成长为智勇双全的少年。

 

从兴趣到专业,投身体验式教育初心不改

Uncle Ben是家长和孩子们对Ben老师的专属爱称。这个亲切的名字一直伴着他在外展训练行业里“奔跑”,知名度甚至超过了他的本名。

Ben老师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他的童年是丰富的,家族里似乎有着酷爱户外运动的基因。

“小时候,爷爷、爸爸常带我去野外玩,一到周末就到郊野公园去徒步。”Ben Ho回忆说,那时候自己就爱满山跑,“徒步的时候沿着路线走,途中看见各种动植物就会很开心。”

那时的香港,课余活动氛围比内地浓厚。在学校里,Ben老师就参加过童子军,玩转徒步、攀岩、皮划艇等活动,兴趣一发而不可收拾。

从兴趣发展到专业,Ben老师走得非常自然。青年时期,他参加了由英国菲利普亲王发起的爱丁堡公爵奖励计划,获得爱丁堡公爵奖勋章。这个奖项的其中一个要求便是有计划地进行户外运动。然而,真正让他决定将自己的兴趣变成今后事业的,是1983年一次野外徒步中的偶遇。 

那时,Ben老师刚从全球最顶尖的户外教育学校NOLSNational Outdoor Leadership School毕业,成为首位毕业于该校的华人教官。起点很高,回到香港继续学习外展训练,他却感觉遇到了瓶颈。

 

一次去野外徒步,遇上恶劣的雷雨天,需要在野外露营。就是在那里,Ben老师遇到了一位带着外展学校的学生训练野外生存的行业前辈。经过彻夜畅谈,他详细了解了外展学校的功能和使命,尤其是做一名户外教练需要达到的水平和要求。“我顿时觉得那会是非常好玩的行业,与我的兴趣和在美国NOLS所学的专业非常接轨。我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职业方向。

于是,1984年起,Ben老师开始了自己的外展工作生涯,在当时香港唯一的户外体验式培训机构OBSOutward Bound School HK从初级教练做起,迅速成长为OBS第二代教练,直到1997年离开,到内地建立起华南第一所体验式场地TML时,他已是经验丰富的高级教练。

OBSOutward Bound School)是全球第一间外展训练学校。由德国教育家柯汉(Kurt Hahn)于1941年在英国威尔斯(Wales)创立,他相信学习是要透过实践(Learning by Doing)才成功,也就是户外教育的发展源头。

在历经成立香港TMIL,将其打造为香港行业内Top 5,以及Playworks的建立后,2014年,Ben老师回到内地,创办了锐乐教育,专注青少年体验式学习。

“我从未离开过体验式学习。”他说。从小时候爷爷带着玩直到今天,他置身这个领域已超过30年,堪称中国体验式学习的“老前辈”。专业,就是他的品牌。

以生命影响生命,带出过硬教练团队

2000年,Ben老师的儿子出生。做了父亲后,为了陪伴孩子,他开始和家长们一起带着五六岁的孩子去露营。慢慢的,大家发现他的带法和别人很不一样。“因为我会自然而然地‘犯’职业病。我喜欢启发孩子,要求孩子自己动手,自己体验。比如夜行,我会要求才学龄前的孩子单独行走。”

后来,他还因此在朋友们的鼓励下开了个Uncle  Ben’s  Camp,一年开一次营,常常一位难求。

然而,回到内地的Ben老师发现,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变化,外展训练在这些年日渐式微,取而代之的是更有普及性的各种营地。

“2010年左右,我发现中国内地打着体验式学习的各种拓展、军训、冬夏令营被做坏了。Ben老师有些忧虑:中国内地的家长们对起源于西方的各种夏令营开始有了认知,但仍是一知半解。随着市场需求增大,许多并没有多少经验的机构开始冒出来扎堆圈钱,而行业标准却一直没有确立。

 

“有的机构,因为没有实际营运经验,连真实的宣传图片都没有,用的图是从网上找的老外的面孔。虽然做得漂亮,但其实只是卖概念,内行一眼就能看出。”Ben老师犀利地指出,一夜之间冒出的许多自诩“经验丰富”的从业人员,简历都经不起推敲。“我问过一些从业者,有人只带过一次15人的团去趟新疆,就敢说自己有经验;还有的只在学校里组织过两三次活动,就敢带小孩子出去夏令营。

在他看来,目前中国内地的体验式学习与西方发达国家和地区相比,差距还很大。“在这方面,欧美已经超越我们至少30-40年,亚洲的新加坡、日本、韩国也至少超越我们20-30年。

美国大约有1.2万个夏令营地。1998年,美国最大的公立教育系统纽约公立学校系统创建了一个公共教育的新模型,将夏令营列入到课程当中;澳大利亚的营地教育已成为教育体制的一部分,学生每年最少要参加180个小时的户外教育;俄罗斯的营地规模世界第一,且为政界首脑普遍重视;即便在香港,各种营地也是遍地开花,与全球风向一致。

可在中国内地,优秀的营地非常少,体验式学习发展仅仅处于起步阶段。“更可笑的是,国外的Camp本身就是一种教育,甚至是一门课程,因此无须特意加入‘教育’二字来凸显它的性质;但国内的家长,如果不给营地加上‘教育’这个后缀,就会以为只是让孩子去玩,并不理解它有什么意义。”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Ben老师认为,目前内地的营地教育一是缺人才,二是缺专业规范,三是缺家长的正确认知。这里所说的“人才”,是指经历过“童子军”“爱丁堡”和OBS的有国际背景和实战经验的营地教育人才。目前整个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外国50年的基础不是我们一下子能赶出来的。行业内的标准和认知以及价值观的建立很重要,还要慢慢来。

Ben老师在内地的这几年,几乎全部的心力都投入到培养优秀的营地教育工作者上。他认为,作为一个营地教育工作者,必须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以生命影响生命”。

“一位有户外工作经验的教练来应聘,问他抽不抽烟,他说抽。我说那你必须戒烟:作为一个营地教育的老师,如果你在营地里抽烟,或者离开营地抽烟不小心被营员看到了,就是失败。这是营地教育工作者最基本的素养。他向我保证一定戒掉。到了营地,忍了几天实在控制不住就去买了包烟,躲到营地外面抽,抽完了回到营地,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因为身上还是有烟味。在继续抽烟与做一名优秀营地教练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从那天开始,下决心彻底把抽了十几年的烟戒了。”

 

上一篇:体验式培训的奥秘
下一篇:激情、团结、奋进,在拓展训练中感悟

热门课程 更多>>
天津红色拓展训练、天津红色教育首选课程
天津团队执行力训练营、打造狼性团队
天津魔鬼训练,企业特种部队训练营
名师大咖
联系我们
大品牌,口碑好,实力强,有保障
  • 返回天津拓展训练网站顶部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金牌顾问徐老师 18838164178
    金牌顾问陈老师 13937115330
    全国客服 400-776-2236
    金牌顾问徐老师金牌顾问徐老师